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市中国》urbanchina

城市智慧与中国俱进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杂志,也是一本结合了深层问题和浅层表述、正统的官方话语和生动的民间叙事、面向未来的主题性媒体平台,致力于团结企业界和学术界,以及社会各领域的专家、志愿者和决策者,与政府部门合作,共同开展行动计划。

网易考拉推荐

33期《创意中国》--目录+编按  

2008-12-29 15:52:41|  分类: 内容选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3期《创意中国》--目录+编按 - urbanchina - 《城市中国》urbanchina33期《创意中国》--目录+编按 - urbanchina - 《城市中国》urbanchina

中国创造
Created in China
大国产业升级的瓶颈与破局
Bottleneck and Breakthrough of a Great Country in Industrial Transition
       上世纪80年代,中国国内的改革开放适时地与全球性的产业转移相结合,将中国造就成为一个全球品牌的“世界工厂”。2006年年初,《城市中国》以《中国制造》为题,展现了这一原始积累过程中生猛鲜活的社会现实与呼之欲出的产业理想,并且为之发布了《中国创造》的课题预告。时至今日,这一课题酝酿已近三年,而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艰难历程,不仅跨过了作为大国崛起和经济拐点双重象征的北京奥运,也随着百年不遇的全球性金融危机而进入经济寒冬;中国的发展模式创新和产业结构升级,也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三十而立之际所面临的转型而成为当务之急。然而,与危机伴生的也有机遇,不仅中国的外向型经济在恶化的全球经济环境中需要更为自主地转向内在,中国沿海与腹地之间的经济势差和国家扩大内需的决心,也将构成国内产业转移和沿海产业升级的积极条件。无论作为“创新型国家”的国策、还是作为文化复兴的趋势,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都正在成为后奥运中国最令人瞩目的转型。
文化与科技
[Culture & Science]
       2008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浓墨重彩地依次再现了火药、造纸、活字印刷和指南针这四大发明,并藉此向世界重申古代中国作为创意大国对全球化和人类文明的重要性。然而在这一舞台化的吊古思幽背后,四大发明之间的一个基本差异却被世人长期忽略:火药和指南针面向科技,而造纸术和印刷术则面向文化;前者与陆权和海权有关,后者与教化和归化有关;作为同样影响东西方世界的重大发明,中国并未因为前者而走向军国主义或殖民主义的“武功”道路,而是选择了造纸和印刷术的“文治”方向,而西方却以火药粉碎了中世纪的骑士阶层,以指南针打开了世界市场,并以外扩型的殖民地模式开启了现代化与全球化的时代。四大文明在文治武功上的分野,对于东西方的文明模式和创意形态起到了分化作用。
       崇文还是尚武,早在古代中国大一统之前就以两种对立的创意形态而存在:一种是孔子的儒家所倡导的面向文化的“大一统创意”,另一种则是墨子的墨家所践行的面向科技的“战国创意”。在注重试验与器械技术方面,墨家几乎是早期实验科学和古代工业文明的典范;在战国时期金戈铁马的军事对抗中,墨家不但以军工业为框架发展出了相关的几何学与逻辑学知识,并且广泛地将这些技术革新与创意发明应用于民间生产;这种对“军转民”的实践,开辟了创意产业链从“高新科技”向“民用技术”延展的先河。然而,与后来被尊为土木创意巨匠的对手鲁班相比,墨子重守而不主攻,由此造成“冷战”局面无助于解决战国间的内耗。与之相对,儒家力主通过“以文教化”的“文治”方式,从内部降低“武功”所依赖的科技创新可能为社会带来的风险,以科举通道将地方人才向“文治”方向引导,以大一统的文官政治和等级分明的伦常秩序来规范社会。儒家成功地建立了一种长治久安的大一统方式,但它的文治模式却同时也将科技冒险作为“奇淫技巧”排斥到了三教九流和草根庶民的边缘。它对道德文章的倚重,令量化分析在中国式的理论推导中长期缺场;它注重平衡甚于突破的本性,埋没了曾在墨家实践中昙花一现的实验主义;而即使是基于经验记录而成的《农政全书》、《天工开物》、《营造法式》,也无法达到与四书五经相提并论的高度。这种对文化与科技在治理上的不对称治理结构,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科技遥遥领先于世界的古代中国,却没有成为科技革命发源地的“李约瑟之谜”。
       耐人寻味的是,儒家的千年文治,却始于中国历史上最具冒险精神的汉武帝。这位“尚武”的君王一定是看到了“崇文”的可持续性,才在他如日中天的“武功”中植入了“文治”内核。此后的大一统朝代也都间或地因为开国的各种政策突破,而受益于文化与科技的柔刚相济和辩证统一,然而最终都以“文治”的矫枉过正而陷入僵化。这对于今天过于注重意识形态的文化产业、过于注重实效回报的科技产业在定义“创意产业”上的厚此薄彼无疑是一个借鉴。事实上,创意产业的跨界属性需要的正是这种“文武双全”式的学科交叉;而在当下中国部门条块分割的治理结构下,如何与时俱进地设计出一个整合部门利益、实现跨界沟通和互补合作的合作平台,将成为“中国创造”破局的首要难题。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