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市中国》urbanchina

城市智慧与中国俱进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杂志,也是一本结合了深层问题和浅层表述、正统的官方话语和生动的民间叙事、面向未来的主题性媒体平台,致力于团结企业界和学术界,以及社会各领域的专家、志愿者和决策者,与政府部门合作,共同开展行动计划。

网易考拉推荐

33期《创意中国》--创意垃圾的网状生态  

2008-12-29 15:56:31|  分类: 内容选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3期《创意中国》--创意垃圾的网状生态 - urbanchina - 《城市中国》urbanchina

创意产业还是垃圾产业?

CREATIVE INDUSTRIES OR WASTEFUL ONES?

理查德·马克斯韦尔 + 托比·米勒

Richard MAXWELL and Toby MILLER

按理来说,广为宣扬的创意产业应该等同于绿色环保的“后制造”乌托邦。副产品是电子源码而非滚滚浓烟。听起来挺不错,不是吗?然而,电子垃圾又作何处置呢?电视﹑电脑﹑手机以及其他电器排放的电子垃圾已经成为“第一世界”社区垃圾群中增长最为迅速的一类。想来,创意产业也难辞其咎吧。

电子垃圾再循环威胁着健康和安全,酿成骨病﹑脑科疾病﹑头疼﹑眩晕﹑恶心﹑出生缺陷﹑胃肺及其他主要内脏器官疾病,并扰乱儿童的正常发育。污染来源如下:重金属污染(特别是铅、镉、汞),燃烧用聚氯乙烯绝缘的电线所释放出的二恶英,包含多氯化联(二)苯或者新近溴化复合物的电路板和塑料壳中存在的阻燃剂,熔化电子产品部件以提炼贵金属(铜和金)时排放的有毒烟尘。(Leung et al., 2008)中国是整个电子技术生命周期循环中的重要角色。其中一条典型的轨迹如下:把中国境内生产的电脑运抵澳大利亚出售﹑使用和废弃;接下来在菲律宾境内拆装;然后送回中国进行部分重装;最后返还给澳大利亚以提炼贵金属。(Tong and Wang, 2004)

中国自1996年起严禁进口电子垃圾,因此至今也找不到非法走私入境并投入“民间”再循环的电子垃圾的相关官方数据。估计每年在一百万吨至一千五百万吨之间,且呈稳定增长趋势。(Human Rights Advocate 2008: 5; Manhart 2007:18) 电子垃圾再循环的从业人数也很难估量。中国境内大概有超过70万人从事电子垃圾的收集和拆装工作,估计98%服务于“民间”部门。中国两个最主要的再循环中心是浙江省的路桥区和广东省的贵屿,它们也是我们关注的焦点。贵屿(2003年人口达到155,000)曾经是一个农业小镇。随着20世纪90年代西方创意产业所排放电子垃圾的到来,一切都发生了改变。现在,当地超过80%的家庭和大量外来农民工(2003年达到100,000)都供业于电子垃圾再循环。后者承担一些风险最大的工作,也无家庭小买卖作为生活保障。(Manhart 2007: 19-20, 22)

电子垃圾从三个方面改变了贵屿:当地80%的家庭“弃农从业”;再循环过程中排放的土壤污染物和水污染物渗透进当地居民的食物链之中;对水和土壤的污染以及顽固的有机污染物使后辈也难以重享安全的农田。(Manhart 2007: 20; Wong et al., 2007) 我们发现,这里的二恶英含量高于世界健康组织拟定的标准56倍之多。(Human Rights Advocate 2008: 5) 估计20%的从业人员没有任何基本的防护措施,就暴露在有毒金属的辐射之下——据报道,超出“铅安全”标准的50倍——而很多人还将沾上有毒残留物的衣物带回家中。焚化和掩埋残存垃圾而产生的污染物浸入当地的浮尘、土壤、河流沉积层﹑地下水﹑表层水以及大气之中,并随之扩散至周边乡村,且难以根除。(Leung et al. 2008; Manhart 2007: 16, 19)

因此,如果下次再碰上哪位上帝论者大谈特谈什么“非凡的后工业世界”的价值理念,请他们在考虑现实状况之前别忙着下结论。如果你想当一位理论家,没什么比得上一点点竞争了吧。唇枪舌战之际,你不妨问问身边那群为民请命的急先锋们,看看贵屿的普通居民在其理论和实践的图景中占据一个什么位置。如果你想当一位理论家,没什么比得上一点点跨阶级合作了吧。(译/尹晟)

 

参考文献 :

1、Leung, Anna O. W., Nurdan S. Duzgoren-Aydin, K.C. Cheung, and Ming H. Wong(2008) “中国东南部电子垃圾再循环过程中的重金属表层浮灰富集及其对人体健康的危害” 环境科学学报42年度第7期:2674-2680页

2、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递交的人权倡议报告(2008)“论非法转运和倾销有毒垃圾和危险物品(电子垃圾)对人权的损害及对其采取有效管治的迫切性”

<www.humanrightsadvocates.org/UN%20interventions%20list1.htm>.

3、曼哈特?安塔芮丝(2007) “中国废弃电子电气产品再循环的重大社会影响”, 弗莱堡:实用生态学研究所(Öko-Institut e.V.)

4、Tong, Xin and Jici Wang. (2004) “电子垃圾的跨国界流动及其在中国再循环的空间模式” )《欧亚地理学与经济学》学刊45年度第8期:608-621页

5、Wong, Coby S. C., S. C. Wu, Nurdan S. Duzgoren-Aydin, Adnan Aydin, and Ming H. Wong. (2007) “跟踪调查一个中国电子垃圾处理村中的重金属沉积污染”“环境污染”杂志145期434-442页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