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市中国》urbanchina

城市智慧与中国俱进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杂志,也是一本结合了深层问题和浅层表述、正统的官方话语和生动的民间叙事、面向未来的主题性媒体平台,致力于团结企业界和学术界,以及社会各领域的专家、志愿者和决策者,与政府部门合作,共同开展行动计划。

网易考拉推荐

30期《集体运动》-巨轮迷恋?  

2008-09-27 09:33:08|  分类: in city/未来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巨轮迷恋?
从景观狂热到空中乐乘的可持续发展
Big Wheel Mania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from Fascination
with View to Pleasure Rides in the Sky

■文字:袁菁、谭健宁 ■专题编辑:谭健宁、袁菁 ■插图:S!N

我们将它称为“摩天轮”,顾名思义,是因其主旨直逼苍穹。
       坐在摩天轮的观景舱内,城市在脚下慢慢变小,我们短暂地拥有整个城市。
       一旦景观狂热成为一种“集体无意识”,那么,几乎所有的“摩天之物”就会更有肆无忌惮,拔地而起的理由。
       在世界各地百米以上的摩天轮排行中,我国是拥有巨轮最多的:北京、天津、南昌、长沙、郑州、武汉、青岛……
       甚至海南,一个个巨轮已经或即将拔地而起。究竟是什么让这产自19世纪,已不稀奇的巨型“钢铁之花”成为城市竞相攀比的投注?是“英航伦敦眼”的成功?——如今它几乎就是泰晤士河乃至伦敦城新面貌的象征,是新加坡“Singapore Flyer”的冒起?——其“无轮能及”的豪华娱乐服务,成为城市旅游经济的最新筹码。
       或许,登顶摩天轮就能用宏大的上帝视角来观照地表,流露出对未来的无限抱负,靠近人类工具理性占上风之后的自大本能;而慢转的无忧,召唤着古老往昔缓慢步调的残留记忆——尤其印证那些纷纷建造摩天轮的亚洲国家尚处“青春前史”的发展阶段。
       而摩天轮那略显殊异的情调,是否也有助于让它远离在“摩天之物”的高度美学中被平面化、单一化的命运?或者从它们身上还能找到“菲勒斯中心主义”之外的另一重观景意愿?
       自然,巨轮无辜——可建造,可轰毁。“野火春风”的永远将是人类对于景观/观景的狂野追求,摩天轮本身却并非是“离离原上草”。它的未来,当再经由人类为其寻找到更“长寿”的良药:如何让它可持续——既能空中乐乘,又能让孵化它的土地更具商业效益?或者干脆将其设计为功能复合型高层建筑的一部分?
       嗳,诚如你所见,摩天轮确实是一个长瘦钢筋搭建出来的“内部”空空的器物,但人类正在致力于将它打造成一片复合多维片,以收割更强健、更漫长生命中迸发出的摩天轮价值。

摩天轮
城市上空的“上帝之眼”

Ferris Wheel
"Eyes of God"
in the Urban Sky
       19世纪末,两个举世瞩目的博览会以戏剧性的方式向世界交付了两个钢铁铸成的庞然大物——略显突兀地伫立在巴黎塞纳河左岸战神广场,高耸入云的埃菲尔铁塔,而在隔洋相望的另一个迅速崛起的大陆上,年轻的芝加哥铁路桥梁设计师George W·Ferris用美国人特有的娱乐精神,筑起了世界上第一个摩天巨轮。 这个为1893年芝加哥世界哥伦布纪念博览会所建造的摩天轮刚一横空出世,便与巴黎埃菲尔铁塔结下了不解之缘。对于当时的博览会主办者来说,它的出现旨在与埃菲尔铁塔和1889年的巴黎世博会一较高下。
       摩天轮与埃菲尔铁塔同为那个摩登时代的典型产物。无论在北美还是欧洲,整个西方世界在19世纪下半页到20世纪初期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社会经济变革:生产技术的革新;科学管理系统的完善;社会资源的重新分配,一切都迫使原有的社会结构与秩序进行翻天覆地地重新定义或选择。而对于城市管理者而言,大都会的形成,城市化与现代化的城市所带来的最棘手的问题便是人群。大量农村人口涌入城市,使得陈旧的城市人口管理方式不得不重新进行设计。在统治者看来,人群(mass)如不能进行现代的、科学的、理性的管理,则极有可能使得生产效率降低,经济发展停滞,社会局势动荡,甚至引发革命、暴动。于是,在时间上,创立了严格的标准生产作息表——朝九晚五,周末休息——从而规范了人们的生产时间、生活时间、娱乐业余时间。从空间上,巴黎的路被“科学”拓宽成了大道;曼哈顿被“理性”地披上了一张格子网,但大都会的各个角落在大肆创建工厂、车间的同时,却新兴了大量城市消费娱乐新地标,以供人们消遣、休憩。其中,最重要的便数那些大大小小的主题公园。正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摩天轮出现在人们生活中,与旋转木马、云霄飞车一并被誉为“游乐场三宝”。他们的产生可以被看作是当时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而他们的特质更是包含了那个“我思故我在”时代的本质,成了那个时代的写照:人们对登的更高,移动的更快,看的更远的无限欲望。
“建筑一向是梦想与功能的辨证结合,既是乌托邦的表达,同时也是带来便利的工具.”—— 罗兰·巴特
B a r t h e s , R o l a n d .“ T h e E i f f e l Tower”,in The Eiffel Tower and Other Mythologies, University of Claifornia Press, Berkeley,U.S.1979.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