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市中国》urbanchina

城市智慧与中国俱进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杂志,也是一本结合了深层问题和浅层表述、正统的官方话语和生动的民间叙事、面向未来的主题性媒体平台,致力于团结企业界和学术界,以及社会各领域的专家、志愿者和决策者,与政府部门合作,共同开展行动计划。

网易考拉推荐

31期《灾后重建》--建筑本位之回归  

2008-10-30 14:34:46|  分类: 内容选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筑本位之回归
——张永和谈震后中国建筑启示录
Revival of the Noumenon of Architecture
- Yung-Ho CHANG on the Apocalypse of Chinese Architecture after the Earthquake
采访/姜珺[北京-广州] 整理/吴鸿[北京]
Interview/JIANG Jun[Beijing-Guangzhou] Edit/WU Hong[Beijing]

姜珺(以下简称姜):在“5·12”震后的第一个星期,非常建筑就给所有的建筑师发出了一封信,信中提到一些参与震后重建的初步框架和想法。现在三个月过去了,其间的进展如何?

张永和(以下简称张):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当时没有提,就是从建筑师的角度来讲,最关键的问题是建筑师在灾难中到底能干些什么。从表面上看,那么多房子坍塌了,这一定会和建筑师有很多关系。就非常建筑自己来说,比较擅长的方面是在邻里关系、社区设计和城市设计层面,当时我们估计很多精力会放在建筑上,想到会有三个建造阶段,第一个阶段当然是快速建设,这个阶段的建造标准是能用来过冬,然后就是中期和长期的计划。但实际上最后没有一个实例真的能过一冬,这群房子在第一天晚上建起来的时候能够遮风避雨,大家都挺高兴的,但紧接着做饭、上厕所、洗澡的问题都出来了,这些不能全靠政府来供给,这都是城市的问题、社区的问题。包括土地利用,建设时都考虑平地,直到土地不够用了,土地与农田之间的矛盾很快又显现出来。

        同时救灾系统也逐渐明晰起来。我们是处在市场与计划经济相结合的社会主义特色试验阶段,走的是计划经济路线,这对于救灾其实是很有利的。但是这也使得我们这些散兵游勇式的独立建筑师,几乎很难进入到那个系统当中去。虽然现在有不少人主动介入,但也没有形成一个很肯定的局面,大家都是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未必每个人的工作都富有成效。像谢英俊的工作是十分令人钦佩的,但如果不在系统之内运作,比如使用轻钢结构这些老百姓不常用的、不愿意用的材料,这就会带来操作上的困难。我们的想法是,在城市层面上来考虑重建的话,更需要进入系统,因为你需要考虑的不只是一栋单体的房子,而是一片房子的关系,不过这无形中又增加了参与的难度。

        从建筑的角度来看,其实更为严重的问题是无知,举个例子,在一栋倒塌的楼房里面,人们发现它的钢筋样样都全,唯独就是没有把钢筋之间给连上。所以,我想老百姓其实需要建筑的知识,可是在今天的情况下,没有一个渠道将建筑师的智慧和知识与需要的人群连接起来。我们通常比较成熟的模式是通过开发商和市场,建筑师和使用者才能建立联系。其实对于到底怎么将建筑师的知识传达给需要的人,我们也没有好的答案。我们的工作就是希望为这个事情做准备,能将这事儿往前推进一点,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打算做一个网站的原因。我们判断现在能看到网站的人还是要比能看到其他媒体的人相对要多。在一个小城里,如果有一个建筑师能看到网站就希望他能把知识传播到需要的人手里,就算到不了山沟里,离农民也算近了一点,这个还算是一个比较快的传播方式。其次,网站与计划经济的平台不一样,它可能是更为民主的一种参与方式,能参与的人群更加广泛。我们的要求就是把专业的知识转化为很简单的图形化的东西,让没有专业知识的人也能看明白。这想法来源于一个英国建筑师Laurie Baker,他在印度出了些小册子,告诉农民怎么做,东西很基本,却很实在,比如告诉农民房子顺着等高线盖房更便宜,他很好地回答了建筑师能做什么的问题。

        之前,我曾参与一个建筑师赈灾会,我觉得问题特别大,渠道不通是实在的问题,但即使渠道通了,今天大多数建筑师还是没有能力对这事做出更多贡献。特别是我们现在的独立建筑师事务所,十几年来的关注点主要还是在形式上,谈到很实在的方面就开始心虚,会说我们对建造的了解哪能知道的比当地的工匠多啊。这是实话,但其实是不应该的。作为建筑师受过这么多年的教育,你应该知道得比工匠多,因为今天的工匠已经不是当年有特殊手艺的老工匠。建筑师在这次赈灾中暴露的问题很多,无论是对建筑的认识,还是建筑的工作方法。我在上海正在筹划一个“农民建筑讲习所”,想法就是教当地的施工单位盖房子。这和做网站是一回事,但这些事情什么时候生效是很难预料的。我们是想做成Do Architecture Yourself(自主建筑)的概念,赈灾提供了这样一个契机。至于那些具体谈的赈灾项目,很快就陷入各种各样的问题中,进展都不大。

……

姜:您之前提到,在地震之前,建筑师的话语一般停留在形式方面,我的理解是大灾在一定程度上为建筑师提供了重建价值观的契机:特别是从宏大叙事降低到微观叙事层面,以及建筑本位的回归。而您作为最早将建筑的概念思维从西方引到国内的建筑师之一,在实践中不断地使概念具体化;更具体来说,您在这次灾难之前就提到“平常建筑”、“基本建筑”,而在灾难之后的威尼斯双年展上则提出“普通建筑”,这些概念之间有什么样的承续关系?
张:这和我所接受的后现代主义教育背景有关。现在在美国,当然,在中国也可以谈,后现代主义应该卷土重来,因为后现代主义每复兴一次,都会进入另一种新的状态中。实际上,概念思维的语境就是后现代主义。我念书的时候接触到的后现代主义和现在国内谈论的后现代主义还不太一样,那时,后现代主义是指在概念思维的工具下综合那些没有关系的学科,比如将电影、哲学,甚至是文学批评的观念借过来,移植到建筑领域。我觉得,在国内接触的东西还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概念思维,国内主要还是关注象征性,看到某些实物后受到启发,把非建筑的东西带到建筑中来,它就像中国的建材质量一样,为了降低价格而迅速简单化和庸俗化,变得不可取了。其实,是不是概念思维倒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我们是否认识到了后现代主义的一些关键点,比如矛盾性、模糊性和复杂性,如果我们的认识真的与后现代主义精神相契合,今天的建筑应该看起来就很不一样。中国现在怕的就是这种模糊的东西,复杂的倒是不怕,但因为都是单一的形式体系的东西,从这角度来说,你也不能说是真的复杂。

        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对社会的认识有限。回到国内,最大的收获就是对资本主义有了更深刻的体会,才明白为什么西方的知识分子,从马克思开始对资本主义都持强烈的批判态度。在中国,建筑师一定是参与性的,大家都是在拥抱市场经济,因为在国内你没有选择,除非你不做建筑师,这种情况之下,对于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的批判显得特别关键。在西方,很多建筑师处于没有太多活儿的状态,他们可以在不参与的前提下做些事情。在中国,建筑师都是参与性的,但一旦参与要如何建立批评呢?我认为今天一系列的问题其实就是要去超越市场,去关心它认识它,然后在项目里努力去做。因为后现代的问题很重要,它基本上是在关心一个大文化的问题,特别是今天的城市文化。

       这就联系到我现在对于建筑学未来的认识。第一个就是文化。文化是与城市化和全球化相关的。建筑现在不
是没有形式和审美的问题,但是在全球化的语境下会变成什么,这才是有意思的。第二个是城市化本身,城市化对建筑到底有什么影响,反过来,建筑对城市化的影响又是什么。从历史的宏观层面上来看,库哈斯最主要的贡献之一就是把城市与建筑的关系更紧密地联系起来。在西方,建筑师是有精英意识的,而库哈斯打破了这种意识,我觉得这非常重要。但意识归意识,具体在实践上该怎么做,这也是中国建筑师所面临的严峻问题之一:我们有机会盖比较大的项目,但是我们是否有机会设计城市?第三个是气候变化、能源的问题,国内通常说的是节能减排,这与建筑关系非常大,但是作为建筑师你能做些什么,你能有什么新的发现,这个才是关键。第四个就是技术问题。比如计算机的使用,现在接触比较多的是用计算机技术来生成复杂的几何形体。但是我想计算机的本质能力还是在于能处理大量的信息。比如,北京市在组织城市信息的时候,需要150个图层,这在以前是不可思议的,但是城市就是那么复杂,计算机在这里就能发挥很大的作用。而用计算机来生成比较复杂的几何形体现在反而没有那么重要,在几十年前这个工作是很有突破性的,但在今天,数码建筑在几何形式上基本完成了,也成熟了。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计算机还能为建筑师再做什么。在美国有digital fabrication,就是想发挥计算机连接终端的作用:一端建筑师输出技术和知识,另一端使用者直接进行建造,这就把中间人包括施工人员在内都给免了。同时,这个过程还帮助了那些没有能力获得建筑师智慧的人。现在麻省理工正在着手这个事情。在技术问题上,还有一点对中国的意义特别重要,那就是咱们现在建筑上出现问题,往往指责施工人员和包工头的道德尺度,但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的是中国建筑工业化程度低下的问题,克服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是用大量的技术,使“建筑制造”而不是“建筑建造”工业化。
        所以,文化、城市化、环境和技术这四个问题,我认为将是建筑学接下来有所突破的一些要点。如果能按照城市成为建筑理论这个逻辑往前推,有人能把可持续发展转化为建筑理论,这将是十分有意义的工作,以后的理论很可能都是这种性质。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在这么做,只是还没有形成大的突破。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