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市中国》urbanchina

城市智慧与中国俱进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杂志,也是一本结合了深层问题和浅层表述、正统的官方话语和生动的民间叙事、面向未来的主题性媒体平台,致力于团结企业界和学术界,以及社会各领域的专家、志愿者和决策者,与政府部门合作,共同开展行动计划。

网易考拉推荐

043期课题《城市实践》:实践与远见  

2010-12-23 00:55:19|  分类: 内容选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43期课题《城市实践》:实践与远见 - urbanchina - 《城市中国》urbanchina

043期课题《城市实践》:实践与远见 - urbanchina - 《城市中国》urbanchina

实践与远见
面向未来的全球城市实践方法论

文/刘懿

正如城市实践在全球范畴中的永久持续,世博会城市最佳实践区也将成为一种特殊的永恒存在。百年世博在公元2010年的时点,以城市最佳实践区将在未来历届注册类世博会中设立作为新的动力,在当今全球化与资本化浪潮席卷的时代,寻找到了新的定位。与此同时,我们强烈地感受到,将可圈可点的城市实践展示经验总结凝练,在全球城市实践的方法论层面探索一类具有通用性的经验实有必要,这可能有资格成为认识城市、重构城市发展模式的“城市的远见”。

从麦加到米纳:米纳帐篷城的历史解读

每年伊斯兰历12月8日将至的时候(换算成西历纪元,近年来是在11月上旬),世界各地的穆斯林们便开始长途的旅行。不同的路线共同指向位于红海东岸一段狭长型山谷中的城市麦加。被朝觐者尊称为“天房”的白色建筑(Bayt Allah)就矗立在这座城市的中心。这是段由居住在世界各处的穆斯林们展开的具有向心指向性的旅程,它的发端,分散隐藏于全球性的人类聚居网络中,而随着抵达旅途的终点,在天房和麦加城市的周围,则形成了具有明晰流动性的人流线路。

先是在麦加的四周,西部沿海的“艾勒?祝和法”,南部的“耶莱木莱木”,东部的“盖尔奴?麦纳泽里”和“扎特?伊尔格”,北部的“祖勒?侯莱法”,这五处建有清真寺的戒关分布在距麦加城70到400公里不等的距离上,分别是来自全球不同国家的朝觐者在进入圣地前必须完成受戒功课的场所,也因而成为在圣地周边区域明显汇成的朝觐路线的起点。

而后便是从伊斯兰历12月8日至12日的正式朝觐过程:“12月8日,饮驼日,麦加受戒后,东行前往米纳山谷(6.5公里),夜宿米纳;12月9日,阿拉法特日,米纳晨礼后,东行前往阿拉法特(25公里),日落后向西返回穆兹代里法(23公里)露宿;12月10-12日,宰牲日及晒干肉日,于穆兹代里法行晨礼后向西返回米纳(2公里),至西侧阿格白射石场(0.5公里)进行射石仪式,宰牲,开戒,西行返回麦加履行环游天房礼仪,中间夜宿米纳;12月12日,日落前,礼毕,自米纳返回麦加,朝觐结束。”

上文这些描述信徒为前往宗教中心城市而展开旅途的文字,固然是在记录伊斯兰教的朝觐仪式过程,但从城市研究的角度可以发现,这样的人群活动描写中,暗含了关于城市空间形态形成原因在历史、宗教以及人类学上的线索。换句话说,城市,是人类在时间与空间上聚集的结果;而在麦加,历史与宗教,恰恰成为了人类社会产生聚集的初始和首要原因。在漫长历史中形成的宗教传统,塑造了麦加的城市生活方式,也极大的影响了这座城市的空间布局。

一组与人口相关的数字有助于理解这座拥有2000年历史的城市:常住人口约200万,一年的朝觐旅客约1500万,年度正朝前的两周每天涌入5-10万来自超过160个国家的朝觐者,从而在正朝时达到300万人的规模,此时按照传统仪式进行朝拜的人群密度高达5000人/公顷。正是这些人口的流动与聚散,在城市的各个地理空间之间构成了联系:麦加(26平方公里)、米纳帐篷城(4平方公里)、阿拉法特山、穆兹代里法、阿格白射石场、加马拉桥等,它们既是传统宗教仪式的关键节点,也是承载着城市人群分布、聚集、流动的重要空间。

上海世博会城市最佳实践区中的米纳帐篷城,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一个奇迹。在麦加古城历史和宗教背景下形成的以年为周期的大规模人流,与日常城市生活中普通的居民和朝拜者共同塑造了麦加。于是一年中的特定阶段,随着大规模朝觐者的进入,城市由一种形态变成了另一种形态,一座临时性城市由此而被塑造,帐篷城米纳间歇性地成为与麦加遥相呼应的一对双城。正是这种短时间内城市系统格局的巨大变化,引发了城市在人群管理、建筑、公共交通、水电供应、安全防护、环境卫生等各方面的技术集成和创新。

循着这样的视角,我们似乎可以找到另一种解读米纳帐篷城的方式,它不着眼于对米纳现状的认识——在这一层面上,米纳展示的,是一座可以容纳300万人的临时性帐篷城所具有的卓越管理技术;而是在另一方面:沿着城市历史与宗教传统的脉络,以帐篷城及大尺度建筑为特色的米纳,和以圣地天房为中心的历史城市麦加,是延伸至全球的伊斯兰朝觐路线中的两座中心城市,米纳作为城的作用,与这条朝圣旅程密不可分。“城市是流传人类文明成果的载体”,在这层意义上,米纳帐篷城的存在让我们重新回顾了一种城市诞生的方式。

这层价值之于世博会和城市最佳实践区,或许也能带来另一种启示。我们今天讨论城市实践,更多的是倾向于一种面向未来的发展观,而所有关于未来的构想,往往更是一种源自于过去的生活需要。这就为城市实践这个话题提供了两种最为基本的思考方向:回顾过去——面向未来。在这样两根轴线上各自延伸,“城市起源”和“全球化”两个名词就不可避免的进入了我们的观察范围。

全球化背景下城市实践的方式

如果从时间的角度对照观察西方近代以来的城市发展史与同时期的技术革命及文化思潮,我们或许可以这样理解:在工业革命引发规模化和标准化生产一段时期之后,对自然与田园的怀念再次让城市建设由机械标准构件转向自然和感性的一面;机动交通的迅速发展塑造了以机动车和快速交通为主导的新城市形态,但随后简?雅各布斯等学者的探讨又重新唤起了人们对城市中人性尺度与个性化功能空间的向往。

回顾比较这样的进程,我们似乎可以看到技术与文化的因素,是如何一轮一轮交替影响着城市面貌的。技术具有向前、开放性的姿态,往往以粗放的力量高强度的改变着城市空间和市民生活,而文化和思想则以一种内省的方式,持续调整技术快速发展引起的矛盾。这种交替主导的频率越来越快,而到了以信息化技术为代表、全球化成为城市发展重要背景的今天,技术与文化的主导性不再明显,而是以更为融合的方式作用于城市的发展。城市实践的发展方向同时涵盖了技术性与文化性的特征,也前所未有的迎来了多元化的选择。

这一演变过程中形成的最为显著的特征,便是城市实践不再是一种城市自发的过程和个体行为的累积,而变为一种主动的有意识的活动。放在全球化背景下,我们可以观察到围绕城市实践已经形成了若干种要素,包括城市实践在不同层级上——城市、社区、建筑——形成的不同模式,这些模式的生产者——各种规划师、建筑师、相关企业、乃至关注城市问题的媒体、机构和研究者等,这些模式的消费者——不同城市的居住者们。全球化带来的广泛交流和快速传播过程让城市实践模式具有了更强的传播性和可移植性,既在理念、模式层面,也在技术和方法层面。

由此来看,城市最佳实践区遴选的59个城市案例,正是若干种城市模式的原型。这些案例散落在15公顷的世博园E片区中,并以模拟真实城市格局的方式展示出来,构成了拥有地球半数人口的城市个体在探索未来发展道路中形成的实践模式的集合剖面。展示的过程,其实也就是这些模式或是其中的理念、技术被感知、体验、学习进而传播、改进的过程。城市实践模式成为一种产品,参展城市和参观者们承担了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角色。而穿插在展示中的各种论坛、讲座和交流活动,还有发生于世博会之外,在网络上、在媒体中、在展馆内由各种城市角色发起的关于城市发展话题的跨领域讨论,则强化了这种生产者-消费者间的互动,甚至进而提供给两者角色互换的机会。

于是,城市最佳实践区既是展区,其本身也成为了展品,展示了一种处于正在进行时的城市实践多元化发展的方式。

全球化城市发展×米纳帐篷城:一种理解城市最佳实践的方式

全球化趋势将新的特征赋予城市实践的同时,也给城市的发展提出了新的问题。

全球化进程中涌现出多种城市发展模式,而当样本量足够大时,我们可能会发现某些模式之间是截然相反的。在这种前提下,当一座城市开始主动选择自身发展模式的时候,不可避免的要面对反向模式的诱惑和挑战。例如,国际化vs本土化,规模化vs分散化,标准化vs个性化等等。处于激烈竞争中或面临“速度优先”压力的城市,这种感受将更为强烈。近年来,在中国城市化过程中,大量涌现出“国际化”的城市规划,“规模化”的大学城和新城建设,以及“标准化”的CBD形象。从城市发展实践的角度分析,国内屡屡被责的“千城一面”现象,正是源于众多城市在压力下选择了同一种价值观和模式。

于是,全球化在构建了城市多元化发展模式的同时,也隐含了削弱多元性的因素。在日趋扁平化的世界中,不同地方的城市也突然间具有了统一化的样貌。在这层意义上,城市最佳实践区具有了另一种价值和使命。一方面,它是在展示、传递关于城市未来的最佳实践和技术创新的方法;另一方面,它体现了全球城市对多样性和文化多元性价值的肯定和追求。换言之,每个城市最佳实践案例,除了传递给参观者“我的城市是如何解决某种问题从而走向未来”之外,也都在回答另一个共同的问题:“我的城市,是如何成为我的城市的”。

由此,米纳帐篷城再一次回到我们的讨论中来。

在理解任何一个城市最佳实践案例的过程中,区分其经验是否可复制、可学习,具有重要的意义。可复制的经验反映了针对特定城市问题实施对策的普适性,不可复制的经验则为捍卫城市个性建立了一道屏障。米纳案例的最大价值在于,它展示了最具普遍性的城市管理方式,以及当地不可复制的独特历史属性。

用这样的方式去解读城市最佳实践案例,或许就会更理解为什么欧登塞的自行车城市计划会与安徒生的童话同场展示,不莱梅的城市交通智慧解决方案会与四个音乐家的传说结合起来,大芬村的城中村改造案例中会用大量篇幅介绍深圳近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历程;也就会更理解,同是低碳节能建筑,伦敦零碳馆、汉堡之家与沪上生态家如何体现出三种不同的理念和风格;同是面对历史建筑的保护,本地治理、威尼斯、苏州、澳门在策略和技术上的差异……一座城市在面对发展中的困境和挑战所做出的应对措施,与它所具有的城市自然环境,和它在自身发展历史中、在文化风俗习惯中、在日常的社会生活中所沉淀下来的特性是分不开的。以此为出发点,城市最佳实践案例从不同的角度回答了“为什么我的城市会采用这样的方法去解决问题”。由此,城市实践模式的多样性得以实现。

结语:多样化的城市实践未来

2010年10月31日,上海世博会将闭幕,大量场馆依规划拆除或迁移,城市最佳实践区永久保留。

2010年11月15日,米纳帐篷城将迎来新一年的朝觐人群,麦加朝圣之旅再度拉开帷幕。

所有参展城市最佳实践区的城市,也都在继续着它们的发展实践。

决定了城市相貌的本地化特征、赋予城市内涵的历史进程,在当下仍然发挥着作用,塑造着城市的未来。

多样化城市实践的未来图景,则由此而徐徐展开。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