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市中国》urbanchina

城市智慧与中国俱进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杂志,也是一本结合了深层问题和浅层表述、正统的官方话语和生动的民间叙事、面向未来的主题性媒体平台,致力于团结企业界和学术界,以及社会各领域的专家、志愿者和决策者,与政府部门合作,共同开展行动计划。

网易考拉推荐

043期《城市实践》:历史遗产保护践履  

2010-12-23 01:01:34|  分类: 内容选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43期《城市实践》:历史遗产保护践履 - urbanchina - 《城市中国》urbanchina
043期《城市实践》:历史遗产保护践履 - urbanchina - 《城市中国》urbanchina

历史遗产保护践履:在城市上护持城市

文/袁菁

此番2010上海世博会上见到印度的本地治里市,纵然不过是管窥印度的一个细小剖面,但也足够能反映现代化、城市化进程中一些不可绕过的问题,比如历史遗产、环境保护。不过,护持各国独特性、异质性的命题,始终也是与全球化并行不悖的一条隐伏线索。对于冠有“世界博览”之名的全球化盛事,即便有各种传统文化作为底色,但城市最佳实践区的主题阐释中,宜居是否等价公民的幸福感受、长久的居留愿望?可持续是否只是在以经济发展为前提下的附丽?历史遗产保护如何在成为文化旅游的商业利器之同时得到保育且守恒?科技创新在带来五感大爆炸的时候,是否能让人在精神上得到净化和提升?这些问题若空投于印度城市,有着与中国同样漫长历史的国度,不知将作何答解。

亚洲遗产保护镜鉴:本地治里

从海外属地到不典型印度

坐落于印度东南边科罗拉多海岸线上的本地治里(Pondicherry),曾经有着“普度舍里”(Puduchery)这般宗教感的称谓,但在泰米尔语中则意为“新村”。早在公元前第二世纪,离它不远的阿利卡密都港口,已与罗马帝国建立了活跃的商业来往。不过本地治里的发轫是从书写一部近三百年的殖民历史开始的:1673年法国东印度公司于本地治里建立商贸据点,成为法国于南亚次大陆的主要根据地。一度作为法国贩输香辛料、香料、宝石的中继站——七下西洋的郑和同样曾留迹于位处南印度的古里,将其作为目的地,或作中转,返航时的宝船上装满了那些无法以升斗相计的香料、窥之心跳的珠宝首饰,款款檀木香灌满船舱——这样的情形也使曾经的本地治里繁盛一度。

但这种优势,不仅不能让这座“海外飞地”成为自足仙境,而是坐实了它在帝国火拼中成为争夺牺牲品的事实:1693年荷兰攻陷本地治里六年后归还法国,1742年至1763年的英法战争期间,本地治里曾多次易手,1761年英国的兵燹之灾甚至将它夷为平地。但它作为法国的海外“贸易跳板”的命脉线并没有由此中断,战争结束,1851年最终成为法国的海外领土——直到1954年印度独立为止。

在以衡量现代城市进化标准之一的城市卫生管理以及城市居住环境之时,印度始终是一个独特化的存在:这头神兽及其内部的人民,将自己随意的散落在街道上,就像神牛随时会落下的粪便,在炎热里微微摊开手掌,从不呻吟,不卑贱,不高傲,顺当于天命——即便这从未能真正绑缚这个国家的精神内核,但印度的公共卫生管理确实尚处于前现代化阶段—— “热闹而肮脏”的定义,曾几何时也使用于百年前开埠之初的上海老城厢。

但本地治里之于印度,略有特殊,一方面因长期殖民历史,在某种程度上具备了易于改造的特性,如果通过地图,我们可以很直观地看到这个城市明显地受过当初城市规划的“规训”——那些由荷兰人设计提出,法国人则根据方格路网模型设计建成,形成了今天本地治里的区块清晰、疏密得当的街区,不过本地治里亦由一条运河分成两个截然不同的城区:位于东部的“白镇”和位于西部的“黑镇”,前者也被称为法语区,后者也被称为泰米尔区。但这个曾经的法属殖民地,在路网整饬的浓郁法式风貌下,浇注于内部的仍是印度本地特色的大集市;而印度圣河那漂浮尸体、承纳排泄,又作为洗漱甚至饮用的生活情态,也曾困扰于本地的迤逦海滩。似乎,本地治理唯有在借助亚洲发展项目的“帮助”和“推动”,接受来自于法国维伦纽夫(VILLENEUVE-SUR-LOT)的城市基础设施管理的方法,以及乌尔比诺(URBINO)的历史建筑保护领域的经验后,特定的保护街道内部才能涤除自发、混乱的景况。但也是在这里,我们深深感到,只有符合“现代化”的标准,方可通过遴选成为世博会的“案例”与“标本”,作为“被改造”或正处于“被改造”的本地治里,恐怕也是被模塑化的不典型性印度范式。

后发性干预中的本地治里

当然,本地治里的街区复兴依然是得益颇丰,此类问题也缠绕在中国古城保护、老城的街区的保护与开发的天秤上,不妨可以拿来作更多的镜鉴。其建筑遗产的成功保护来自四个方面的通力合作:政府、亚洲城市方案项目(ASIA URBS PROGRAMME)、国际合作伙伴、房屋业主都对此大开绿灯。政府引入计划,给予政策支持、鼓励宾馆、酒吧、精品店和文化遗产基金,提供利息补贴、7年免除奢侈品税等,同时提供部分维修的财政补助;城市方案的“同额资助”支持使得原有居民不必搬迁并享受旅游带来的经济利益;“镜像城市”的大量技术支持,指导建筑遗产业主,按照相关规范对房屋进行改造,终于使得“本地”在持续2年的改造后交出了优秀答卷。

但即便如此,后发性国家的某些本土特色同样蕴涵着“反现代性”的乐天力量。现在的印度仍有那么多乐于收集新鲜牛粪的妇女,他们用双手和着干草搅拌,整齐贴在墙上晾晒,多么像没有煤气管道而唯有煤球炉独步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父辈购买煤屑、搅拌,将打制成型的煤饼同样摊晾在大好的日头下。就像“本地”以促进妇女再就业,又进行垃圾循环利用的“绿钻石”堆肥计划,同样也实践着“原始”手作计划。当地也有类似中国二三线城市大街上的那些轻便电瓶车,以及那些分布在街头的充电站。而对于那些纯蓝色和白色的搪瓷街道标志的恢复,则让我们想起了在上海城市化运动中,纷纷从街道上撤除的旧门牌,我们并不希望这些熟稔的标识“被瘢痂化”,甚至要充作某咖啡馆调味老上海气氛的圣品,而是真正内化为城市历史空间载体的视觉感知体系。

本地治里的另一个“鸠摩罗什”

1978年,大约在冬季,另一个“鸠摩罗什”,徐梵澄,离开了承载他生命盛年的本地治里,从广州入关,回到阔别三十三年的中国。离开的时候,是1945年的冬天,当年送徐梵澄上飞机,并叮咛他从印度“带真经回来”的郭沫若已于五个月前离世。但他回来得不早不晚,并且安然驶入学术的纯粹境界,毕竟建国后的政治风暴不适合性格狂狷的他。

这种时差在27年前也发生过一次,当年为争取自由的民族主义斗争而流亡到本地治里的室·阿罗频多(Sri Aurobindo)建立修道院,潜心静修著述。1951年,徐梵澄姗姗来迟,与一年前谢世的哲学大师失之交臂。但这不会有所妨碍,徐梵澄卷帙浩繁的中印译介使命刚刚开始:系统性地翻译印度吠陀—吠檀多哲学之古今经典、用英文著述中国古代学术精华传播于印度和西方,并用精神哲学重新阐释中国古典思想,长达27年之久。当我们想象这个身材瘦高、目光有神,炯炯然有梵风的中国人在这座阒然但宁静的和睦之地,开垦出一派超脱的,犹如那个塔希提世界的时候,他的思念、思考又是通过怎么样的方式再次接续到故国的日常世界?不过,显然的是,当他离开那片将精神内化为日常行为思考的宝方,在修道院所受到院母密那氏的护持和精神鼓励,最终已稳态塑性了他的治学方向和路径。所以即便归国时节,中国的城市化运动刚刚拉开的序幕,但这位超然逸外的学者,之于阔别的故国,犹如走在一片麦田的外圈,无论里面的麻雀如何几千万次的飞起,谷子爆炸跌落,都不再与他直接发生精神领域的冲撞,但他以步伐丈量麦田的尺幅,观察麦田的天象,思虑着本体、爱等永恒天问……“我们不属于过去的黄昏,却属于将来的午昼”。

当本地治里通过二〇〇〇年刚刚离世的徐梵澄的形象进入2010世博会观者的眼中,犹如一根穿系起中国与印度无从剥离的文化脐带,并转而敦促我们思虑在后发现代性国家中面临的同侪命运,就像在本地的麻质包袋上印有的“救救亚洲的建筑遗产”的呼喊,也是关乎城市化快速发展中“拆哪”的呼喊——但愿不要被掩埋在世博神奇夜的嚣闹下面。但对于印度本身,我实在忍不住更好奇了:《大唐西域记》中的二十八个南印度国:案达罗国、驮那羯磔迦国、珠利耶国、达罗毗荼国、秣罗矩咤国、恭建那补罗国、摩诃剌他国、跋禄羯占婆国、摩腊婆国……这些奇诡无比的名字中哪一个有着本地治里的影子,也宁愿把泰戈尔写给自己的诗歌“前面是平静的海洋,放下船去吧,舵手”用作于这个濒临海岸城市的低声独白。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