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市中国》urbanchina

城市智慧与中国俱进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杂志,也是一本结合了深层问题和浅层表述、正统的官方话语和生动的民间叙事、面向未来的主题性媒体平台,致力于团结企业界和学术界,以及社会各领域的专家、志愿者和决策者,与政府部门合作,共同开展行动计划。

网易考拉推荐

039期:张园列传 上海公共空间的一步一惊奇  

2010-02-05 17:03:07|  分类: 内容选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园列传
上海公共空间的一步一惊奇

文 / 袁菁 摄影 / 徐争

039期:张园列传 上海公共空间的一步一惊奇 - urbanchina - 《城市中国》urbanchina 


沿着旧时西摩路,即今陕西北路,兜转入旧时“张园”的腹地: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之南,同孚路(石门一路)之西,其旧址在今泰兴路南端。这21.82亩的大幅农地,于 1882年寓沪富商张叔和慧眼所识,值银一万数千两的田地,之后如同施法一般,最大时拓至61.52亩。在中式亭榭园圃、溪水潆洄间,嵌入了奇幻游乐场、金发魔术师,夏日荷叶田田,一派粉黛罗绮。而那座“张氏味莼园”的形象,想来酷似一顶中镶红宝石的绿绸顶戴,其光华在于某种观念、格局的对冲、调和、互渗——无论学界、政界,士农工商,民间人士、外国人众,无论革命、改良,不问激进、保守,都可以在此熔炼。

谁又能想到,晚清夕阳下的上海公共空间中,一群近代海上奇人李伯元,吴稚晖们曾在张园演说主张、品评世道,在这块租界的“飞地”上那群烙有改良之志者,开辟了一种即使在今日看来也令人焕然的政治气象。而这座华人最早的拥有的,集花园、茶馆、饭店、书场,剧院、会堂、照相、展览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公共场所,身为花园却杂糅更多奇巧表演,本是公园却砥砺思想之芒的独特场阈,兀自带着昂贵的品性。2008年,循着世博正在渐近的脚迹,张园亦颜面簇新,起身成为了社区的茶馆,听书、滑稽,以最海派的方式笼络了不少老少孩童的心。私园公用,它循着这条初生时的轨迹,一路到今,飞入寻常百姓家。


咀慢老辰光

039期:张园列传 上海公共空间的一步一惊奇 - urbanchina - 《城市中国》urbanchina
张园二楼活动一室内,四壁水白,家具暗褐。朝南窗口,铮亮的阳光从瘦长的窗进来。齐整的空位在等待老人们的欢喜往来

10月中的某两个早晨,我都这样一路奔跑,拎着帆布包赶去听书。像一次赌,验证人们宣称这个地方多么曲里拐弯,阴差阳错地两次于不同的落点,或石门一路或泰兴路,往目的地飞跑,慌不择路中还要听凭感觉。

瞥一眼入口处“张园大客堂”木匾,疾疾转进门厅,已听人在用沪白说故事,耳朵里还来不及捋顺故事情节,但望见一只只镶黑灰发茬的西葫芦似的脑袋,一动不动。灯光晕着,暖洋洋的;条状板凳,八仙桌,木头质在视觉上也恒固着温度。说书人坐在的屋子的最深处,无论如何看起来都像是在夜色四合的黄昏开始宣讲,他抬手看看书,偶尔拨拢一下三弦琴,低眼看看来客而嘴巴不稍歇。

其背后有屏风形状的布景,上写:“张园书场”,一字一对应“梅、兰、竹、菊”四君子。

听书的老头们全然安适于精神世界,有托着腮帮的,滚水伺候过的茶叶,漂着渐渐沉落,水慢慢温凉;带着笑意的,瞌睡但听着,说书声从而耳孔流进流出,弦乐铮淙响。有人仰着脖子眼光虚虚的,有人在边上淅沥几口水,慢慢阖上了眼睛;有人斗着眉毛,交搭手臂,牢牢地粘这故事的始末。还有更舒意的躺椅提供,那场景活像从前夏天,哪家的外公在屋里厢拧开一只老式广播,一股风慢悠悠穿堂,蒲扇摇一摇,喇叭盒子里头自说自话。

轻逸的就像宽衣肥袖中的风,说书旋即结束了。没有“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传统说书套数,不过一声熟络招呼,明日各位来此再会。但我等,仍挨去说书台看那把铮铮作响的琴——蟒皮鼓面、暗紫丝绒勒裹,三弦,三柄调音器。桌面尚有一把煽点语言风火的折扇,一只老式手表,一本烂柔的书。这就跟着说书者周师傅来到二楼工作室休息室里一瞧,已故海上滑稽宗师周柏春的照片赫然于目。随后他殷勤摸出把本《评弹艺人谈艺录》和书籍,几张演艺照片,还夹杂说些海派剧种“小热昏”的式微之辞。

其时,旁侧的二楼活动室内,满满两屋子的银发脑袋,也在吸引着我们。阴云挪步,光从临街的窗口进来,提亮、渲染了年老人随桥牌刹那流转的激战神态。不平则鸣者,有之,云淡风清者,有之。纵使耄耋,亦不过凡人。


张园二重奏

039期:张园列传 上海公共空间的一步一惊奇 - urbanchina - 《城市中国》urbanchina
两次来到一楼的张园书场,这位不知名的老伯,都落座在临窗的位置上,耳听似非听,手执放大镜,伴一杯茶,身体低低伏就在那里,仔仔细细研究每天报纸里的微澜。他坐在那里,诠释“非宁静无以致远”。


现实场景的细节可以光鉴动人,然而构筑历史却如此困难。历史重构之难,在于盈尺之间的流失,不仅左右了重建的可能性,也可以一举将史实推入黑暗的河流。

晚清,英人格龙的山水别墅只是“张园”的胚胎, 是张叔和将其催为“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于上海公共园林枝头的一颗圆熟之果。彼时果香芬然,游人亦如潮如织。传统文人受隘于仕途,退而求诸山水的法则,无论辋川别墅的王维,或是张叔和皆能一般应验。但奇异的是,张园昔以一烂漫园林之喉口,滚涌着即使今天想来都神奇到不近情理的“醒狮”初音。但辗转不过20 年间,政治气氛如同惊雨雷电横加劈落,新消费空间似周枝后起晚熟,张园本身亦中落于内部虫蠹,等到1918 年终于重新拍卖起建出大型石库门群落。

今日年老者盈门的南京西路社区辖下的“张园”庐宇,仍然可能在倏忽之间会被错认,或是忘记与晚清1882 年张叔和所购得的“张园”做出有效的区格。这种粗意的消弭,容易击中前后两个“张园”年代间隔趋近的软肋,最终让“张园”的真实面貌滑入历史交替更迭所造成的褶皱和断裂中。

这种审慎的原因,不仅来自于1918年张园耗败,“安垲第”、“海天胜处”等建筑、空间损毁,与经土地拍卖后营建的石库门居民区,其两者间的地貌、建筑形制已全然不同,且在专业研究者看来,它们甚至暗含着某种不可调和性和无法互相比拟的差异。同时,对于历史的混淆,也将让未来的城市研究者和身居城中的人,无法清晰、正确地上溯城市历史,认知晚清开埠之后上海城市的版图扩张。而籍此,又可比对1990年沿海开放之姿,或是“城市化”快速扩张中“县”升级为“区”的当下图景——想晚清之时,静安不过城郊游赏之地。上海所谓“城外”“城里”,或渐次将随着高效的城市化吊诡触须,最终全然解咒?

而今日看来,即便是石库门建筑的张园,其风度仍是端雅无比。无论是八角星芒的蓝地砖,三等分比例,上下两开木棂玻璃窗,让人总是忍不住起念,今人之横平竖直冷冰冰铁窗框,看似化繁为简的设计却独独缺少审美。传统的建筑,唯一取胜于今人的,应是一种以对时间的诚恳、忠实,反复思考得出合乎的审美范式的态度。而对于它已被设计构想为未来世博会静安区的一处歇脚佳庐,“映像· 张园”在依循着城市热切增长的发展意志之下,也提供给我们一种更本质的建议,即为这个全国最先进入老龄化且目前老龄化程度居高不下的城市中的年老者,在显性老年抚善机构之外,培育出隐性的老年游玩、学习场所,以更大程度的冲和、弥补前者的明显结构性不足。

“缺少了过去的城市,亦没有未来”,“张园”的历史更张,以及活跃在张园里一群群灵活、快乐的老年人都在说这浅白的道理。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