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市中国》urbanchina

城市智慧与中国俱进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杂志,也是一本结合了深层问题和浅层表述、正统的官方话语和生动的民间叙事、面向未来的主题性媒体平台,致力于团结企业界和学术界,以及社会各领域的专家、志愿者和决策者,与政府部门合作,共同开展行动计划。

网易考拉推荐

流动摊贩:一个去问题化的解读  

2011-02-21 21:53:49|  分类: in city/未来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张宜轩[城市中国研究中心]

随着人们生活的变化,城市的变化,摊贩的形象也发生了变化。文章从时间维度出发,以摊贩的演变为文章线索。通过对流动摊贩历史的回顾和现状的描述,勾勒出摊贩的剪影式群像。

小摊贩的历史记忆

从明清至民国,直到社会主义时期的新中国,小摊小贩作为市井文化土壤上所孕育的一种必要社会存在,不绝于文书记载,更深入民间记忆的内部。近代上海街头卖梨膏糖的小贩们所唱的“小热昏”,以及解放后回响于单位大院里“磨剪子来,戗菜刀”的浓重乡音——这些民间口头撩动着岁月情感,一面轻轻翻卷历史的边角,一面细数地域文化的交相往来。他们的存在与难民、流民、“下三滥”、“下九流”等概念一同沉淀在历史洪流的底部,虽经年月嘈杂,照旧不声不响地重构中国城市的生活与日常,其中不乏灌注着“人民”二字所称的乐观与坚韧。

小摊小贩在中国的历史上由来已久,自有市集开始,他们便如青苔般附生于市井生活的斑斓石阶之上,调节着街道生态系统的复杂稳态。宋代以来,自秦而有的传统城市空间管治体系,即“坊市制”,逐步被市、坊合一的形态所取代,市民与商民在概念上逐渐合一。市井,作为一个独立于宫廷、士林和乡土的文化领域和社会阶层,成为构筑城市生活和日常公共交往的重要组成部分。市井之中,从商者甚巨;交易买卖,协商议价,各种口头和书面的规则成为行业细分的实践模板,“同业公会”及各种中国社会早期的民间商业组织形式应运而生。贩夫走卒,作为市井社会网络中的流动性节点有机的契入这些组织形式中,充当着活络城市经脉的作用。

小摊贩:纳入现代化流域

如此看来,小摊小贩似乎是市井生活必不可少的填充物,但他们却在城市迈着现代化脚步前进时承担着违法乱纪、有碍市容市貌的罪名。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矛盾。它并非在市场经济逐步深入和城市迅速扩张的今天才显现,而是一个伴随经济增长和城市发展长期存在并不断流变的历史性/历时性矛盾;其本质直接指涉城市空间和官僚体制的双重现代化意涵。

小摊贩通常在城市空间的边缘地带和破旧的城区聚集,这些区域通常人口混杂、设施落后、卫生条件差、犯罪率高发。小摊贩与城市“脏乱差”地区的暧昧关系并非现象层面的巧合,而是阻碍都市实现景观现代化和社会和谐目标的一次“合谋”。因此,这种人口和社会空间上的重合不断被纳入城市管理范围,作为被整顿和移除的对象。

梳理上海开埠以来的摊贩管理的历史,从公共租界和华界联合对商贩开征捐税,到民国时期发布取缔令与捐税细则,按月或按年捐,登记在册,划区管理等行政手段不断更新发展。解放后,摊贩管理由公安局逐渐收归工商局接管,并推行《上海市摊贩管理暂行办法》。治理措施在不同政治体制和社会背景下的推进勾勒出中国官僚体制和治理手段的现代化轨迹。尤其在新中国成立后,对城市街道的清理整治,对城市手工、工商业(包括小摊贩)的国有化、规范化管理,连同爱国卫生运动和之后的扫除“黄赌毒”运动一道,构成对市民身体的“规训”和空间行为的“规范”;政府更以宣传“四个现代化”和推崇新伦理观为路径,意图在市民阶层形成自发、自省的道德自律。

流动摊贩:城市更新的逻辑

改革开放后,经由对人口流动控制的放松和地方空间管治的放权,以流动摊贩为主的“城市非正规经济”问题再次进入官方和民众的视野。然而,此时的流动摊贩所赖以“流动”的背景已经不是均质隔离的社会主义单位社区,而是不断强化的社会空间分异的现实图景。在大城市里,城市改造和城市更新成为驱逐小摊贩“流动”的主要动力:居住环境改善和基础设施的完备意味着居住区和临近商业区的租金上涨,社会人口构成和相应消费品位也随之向上攀升;摊贩经济则因势,逐城市的“下只角”而聚,寻找新的栖身之所。

曾有外国专家到中国城市走访后惊叹道:“中国没有贫民窟”;然而,小摊贩的空间流动性和其职业的临时性,局部解释了这一表象下的隐秘——城市政府在不断谋取级差地租所带来的财政收入并不断侵吞新的农用地同时,总有一部分人处于被剥夺的境地,并再次流向下一个可能被实施改造的空间。因此,小摊贩的“流动性”成为解读中国城市空间绅士化和景观化的一个重要线索。

流动摊贩的去问题化视野

小摊小贩的兴衰直接反应的是城市的“治”、“乱”之象。针对小摊小贩的“问题化”常常藉表象而见诸报端或政府的条文律令之中;“清理”、“整顿”和“规范化”的链条逻辑看似成为解决问题的必然途径。然而,小摊小贩的问题真的可以作为一个孤立范畴的城市问题被一劳永逸的解决吗?通常的情况是,短暂的治理之效最容易被看到,而观照深层问题分析的长效机制则严重缺位。

当今中国的社会乱象中所包含的问题彼此勾连,城市贫困,阶层分化,以及城市公共空间的弱势存在等一系列问题在生产体系全球化、消费主体多元化、以及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形成互动的趋势之下,成为复合化问题。在此背景之中,小摊小贩已不能被简单视为一种体制剩余,而应有可能被当做一个集中多重城市问题和矛盾体的缓冲地带。当我们的城市治理还停留在官方的话语表层,止步于强制监管的阶段时,对小摊贩的“去问题化”解读不但是对其存在本质的廓清,也为分析其多重社会、经济、文化背景提供了可能的途径。


Box-名词解释

坊市制
中国古代官府对城区规划和市场管理的制度。从西周到唐代,城市建置的格局,一直是市(商业区)与坊(汉代称里,即住宅区)分设,市内不住家,坊内不设店肆。市的四周以垣墙围圈,称“阛”,四面设门,称“阓”。市门朝开夕闭,交易聚散有时。市的设立、废撤和迁徙,都由官府以命令行之。市内店铺按唐代城市工商业较前发展,市区规划整齐,被看作是市坊制最成熟的典型。

(选自044期《地铁营城》之《未来生活进行时》栏目)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