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市中国》urbanchina

城市智慧与中国俱进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杂志,也是一本结合了深层问题和浅层表述、正统的官方话语和生动的民间叙事、面向未来的主题性媒体平台,致力于团结企业界和学术界,以及社会各领域的专家、志愿者和决策者,与政府部门合作,共同开展行动计划。

网易考拉推荐

新刊上市:52期《主题空间重塑城市》  

2012-09-28 14:3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刊上市:52期《主题空间重塑城市》 - urbanchina - 《城市中国》urbanchina

 编按:从主题城市到欲望之都
旅游产业推动下的城市空间主题化

文/匡晓明[本刊总编辑] + 唐凌洁[课题主持]

 “对于我这一代人来说,大城市意味着文化生产的源头,经济实力的中心;现在,它却化身为主题乐园(拉斯维加斯、迪拜),无边的工地宿舍(中国城市),和彻底错乱的建筑异型(东京)”,2008年,临终前的英国小说家巴拉德这样写道。

主题公园╳城市
Theme Park and the City

主题乐园是现世关系的乌托邦版本,其发展始终伴随着中国城市化的三十年历程。从第一代以科学科幻、机动游乐、动物观赏为主的都市游乐场,到将娱游功能、住宿购物和地产开发相结合的“旅游+地产”模式的主题乐园,再到即将面临迪士尼乐园落户上海浦东这样的跨国事件,不同时期的主题构成反映了怎样的历史语境?主题乐园怎样影响并改变着城市空间,又怎样反过来受制于一个时代或地区的局限?

游乐场和主题乐园首先在地理方位上与城市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它们处于城市的边界,与日常生活形成错位,邀请游客进入另一种有别于现实的乌托邦话语。第二,奇幻是游乐场永恒的主题,游客们在乐园内与其它时空存在相遇,或是被拽入到对现实境遇不切实际的幻想中去。第三,游乐场和主题乐园永远不可能脱离城市环境而独立存在。开发与管理活动并不单纯旨在为大众创造欢愉,它们在一个更加宏观的经济和政治驱动和限制下展开。第四,游乐场和主题乐园是一个由人工重塑的地景,因而常常为一些现存的城市问题提供了似是而非的解答或逃离。最后,游乐场和主题乐园中的城市、社会和科技等主题元素,是城市构成和功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映并影响着城市的形态和发展趋势。

在拉斯维加斯,赌场业的集中化开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所有制从原先的家族承袭向跨国公司资产转变。在迪士尼乐园,从产业链到主题设置,都由迪士尼公司完全掌控。在中国,我们同样目睹了主题乐园开发的集聚化、规模化和综合化倾向,这意味着以“华侨城集团模式”为代表的城市主题乐园/空间,将在中国各大旅游城市广泛复制。大投入和高产出的运营特点,必然涉及到地方用地、财政支持等多重因素的再考量,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中国城市产业转型和升级之路的未来。本期《城市中国》着重探讨了三个中外案例,通过重塑历史成因来对这些问题进行探讨:康尼岛之于曼哈顿,美心洋人街之于重庆,华侨城之于深圳。

主题公园=城市
The City as Theme Park

十九世纪末,主题化空间是局限于围墙四壁内的博览会和游乐场,在后一个百年间,它的手法、美学、建筑奇观和娱乐方式,被应用于城市发展的方方面面。正如巴拉德所观察到的那样,我们生活的城市已逐渐“化身为主题乐园”,无论走到哪里,随时都会与一个以主题为诉求的空间场域不期而遇。从国家发展计划(2010上海世博会)到地方行销策略(深圳华侨城),从遗产保护(威尼斯、大理、阳朔)到城市更新(成都宽窄巷子、北京铜锣鼓巷),从追求利润的购物中心(北京蓝色港湾、东莞新华南MALL)到非营利的博物馆(建川博物馆),微型主题乐园改变的不仅是空间地景,在创造出各式各样奇观的同时,更带来了消费体验的转变。

主题空间是一个矛盾的场域:它同时允诺给参观者新奇和熟悉,刺激和保护,作用于游客/居民的物质与非物质存在。前者指向工作岗位和收益,影响着众多与旅游产业直接或间接相关的人群;后者关乎社会分层、机会成本和城市的可达性,受制于城市迈向服务业转型的宏观决策。

旅游业是城市经济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新的“十二五”规划预案中,全国已有27个省、市、自治区把旅游业作为支柱产业。安徽、广东、山东、河南、云南、四川等省级政府,都已经同有关部委签订了协议,欲将旅游产业打造成战略性支柱行业。旅游产业成为未来中国经济成功转向内需型增长模式的重要助燃剂。现在,这一趋势正随着中国服务产业的升级,逐渐在二、三线城市的主题化旅游景区延续。

旅游业对城市形态影响深远。旅游目的地城市的空间构成与工业城市大相径庭:在工业城市,产品的生产、仓储与分配活动围绕着旧工业中心的港口展开,工人阶级社区环厂而建,为生产和运输提供充足的劳动力;在旅游城市,滨水陈列着奢华的酒店与高档的公寓大楼,城市中心以零售业和娱乐业设施为主导,工人社区呈现严格的阶级隔离。

主题化空间正是伴随着城市绅士化运动而得以发展的,并在城市定位向旅游业的转型中四处开花。旅游体验以故事去装扮空间,去统辖空间的规划,创造新奇的体验,让消费者在同一场域中进行多项不同的消费活动(如购物、去主题乐园、参观博物馆、看电影、看体育比赛、用餐、上赌场、住宿等)。文化想象中的“原真”取代了在地与日常,在一些极端的案例中(如迪士尼乐园,主题化购物中心等),旅游目的地完全与它所身处的社会语境割裂,创造出一个由意象组成的虚拟现实,历史事件覆盖了进行中的历史,仿制覆盖了原型。

在不同的城市主题空间内,你总能找到一些被反复拷贝的符号或神话:威尼斯、埃菲尔铁塔、金字塔、自由女神像,散布在各大旅游景点;“伪装”成土产的大规模生产纪念品,或是无处不在的麦当劳、贝纳通、喜来登酒店。主题空间既带来了城市的同质化,又出于市场多元化的考虑,将差异进一步扩大。城市对独特地标的迷恋和追求,可以是卡拉特拉瓦的特纳利夫岛会议中心,弗兰克?盖里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甚至是成都大邑县一片由明星建筑师打造的红色主题博物馆群。

这一趋势令人悲观吗?涌入主题化空间的游客,必然等同于盲目被动的乌合之众?相反,一些学者(如罗伯特?文丘里和丹尼斯?史考特?布朗)对“浮华造作”的旅游景观褒奖有加。,或许在否定之前,我们需要首先理解它。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